新加坡潮人: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的转变——《新加坡探亲行》系列报道之二十四
2012-02-14             【民生论坛】【新闻视频】
 

 

新闻视频http://bbs.czbtv.com/dispbbs.asp?boardid=232&Id=404644

 

继续由潮州市区农信冠名播出的《新加坡探亲行》。作为一个面积不大的国家,新加坡潮人文化的保留之完好,发展之兴盛,让人赞叹。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潮人会馆的成员年纪偏高,年轻人不热衷于社团活动,成为了潮人社团发展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新加坡,一个建国只有47年的多民族现代国家,华族人数占70%以上。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不同,历史上,华人在新加坡有很强的归属感。

【同期声】新加坡潮安会馆荣誉主席 张建安:新加坡的领导人百分之九十是华人,东南亚其它国家的领导人百分之九十是当地人,所以不一样,印尼近年才有一、两个华人,所以归属感不同。

而在新加坡的华族中,又分为福建人、潮州人、客家人、海南人等不同方言族群。方言,成为不同籍贯族群重要的身份标识。

【同期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李志贤:新加坡现在的社会和早期的帮群社会完全不同,以前潮州人就住在一起,有潮州会馆,潮州神庙,甚至学校也是潮州人,住在一起,都是说潮州话,左邻右舍都是潮州人,

李志贤,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从事潮人文化研究多年,他说,在潮语盛行的年代,新加坡潮人的身份认同也与现在多有不同。

【同期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李志贤:他们的身份认同和在新加坡出生的潮人真的不同,前一辈,包括我这个年龄和我的父辈、祖辈,他们的身份认同就是我们是华侨而已,是潮汕人,家乡在潮汕,甚至更早就来这里谋生,有所成就后就衣锦还乡,不然老了落叶归根。

不过,随着新加坡成为一个政治独立的国家,各种方言通行的局面被打破。上世纪70年代,方言沟通的功能逐渐弱化。

【同期声】新加坡报业控股副总裁 太平绅士 林焕章:这么多的籍贯,一直南腔北调,说自己的方言,华人之间没有办法沟通就搞了“华人说华语,合情又合理”这个运动。

作为新加坡第三代潮人,在林焕章看来,华人说华语运动后,为消除种族之间沟通障碍而推行的英语教育,更加剧了方言的弱化。

【同期声】新加坡报业控股副总裁 太平绅士 林焕章:华人说华语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新加坡政府推广的,让各民族用一个共同的语言,这个语言就是英语。今天,英语是日常的操作语,是所谓新加坡的普通话。

【同期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李志贤:所以年轻一代慢慢不会说潮州话,家里个别也是用普通话,潮州方言不会说直接就影响到对潮州文化的认识。对潮州慢慢就疏远了,变成认同和归属没有了。

华语和英语的普及,促进了不同族群的融合。而稳定的政局,高速发展的经济,也使得国家观念逐渐代替了籍贯。

【同期声】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 潘国驹:家乡的观念在新加坡是越来越少,主要是新加坡国家的观念。

【同期声】新加坡潮安会馆荣誉主席 张建安:很多人首先是认同我们是新加坡人,无论是马来、印度的,我们都觉得他们是新加坡人

【同期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李志贤:他们认为我的祖籍是潮汕,根是从潮汕过来,但我们的身份是新加坡的国民,或者是新加坡的潮州人,有变化,这种变化是在新加坡独立后,因为政治和经济的关系,观念慢慢变化,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

潮语弱化,身份认同转变,在此形势下,以籍贯为基础,以传承地方文化为宗旨的乡会组织,无疑受到了冲击。

【同期声】新加坡颍川鳌头旧家同乡会理事:我们新加坡的乡会,以前就是说,乡亲从唐山来,人地生疏,就组织这个公会,对他们有一些帮助,现在环境已经变了,老的越来越少,年轻的都是新加坡出世,现在鳌头人很多,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同期声】新加坡潮安会馆执行秘书 余焕彬:我们这些年轻的少年,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人,潮州什么样,以为唐山就是山长长。

对于新加坡年轻华人对籍贯认同感的弱化,新加坡潮人中的有识之士,都认为应该引起重视。

【同期声】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 潘国驹:新加坡历史五,六十年,你如果没有华人,印度人,马来人的传统和文化,这个国家是空的。有很大的危机,你的文化根本的地方没有了的话,你的认识变得很肤浅籍贯必须保留。

【同期声】新加坡报业控股副总裁 太平绅士 林焕章:如果我的下一代,已经很少或者没有说潮州话的情况下,不给他们跟华族文化,跟籍贯上的方言接触的话,就麻烦了,虽然我们的国家解决了种族和谐,但是我们逐渐变成一个忘祖忘根的种族,那就不好了。

于是,上世纪90年代,新加坡开始重视对各族传统文化的保护,组织了全国华族文化节总工委会。在政府主导下,华族文化得到传承。作为华族之根本的中国文化,也通过各种形式被介绍到新加坡。不过,在华族整体文化逐渐复兴的背景下,不同方言族群的文化却有日渐趋同的危险。

【同期声】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 潘国驹:你要保护华人的文化,就得保留不同省份,不同地方的文化。比如说潮州人,潮州人的文化和福建人是不一样的,虽然大家都是中华文化,不过,潮州文化,广东文化和福建文化有他们特别的地方和传统。

然而,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一方面,只有保护不同籍贯的文化,才能使华人文化保持其多样性。另一方面,过度强调族群文化,又存在着引起族群不和谐的担忧。

【同期声】新加坡报业控股副总裁 太平绅士 林焕章:我们如果在这里推行单一文化,或者我们很固执,我只讲潮州文化,很难立足,我想政府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最后变成族群之间又不和谐了。

【同期声】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 潘国驹: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很严重,我们说五千年的历史,无论是北方,还是在江浙,还是在广东福建,五千年的历史差不多是一样的。当然我们每个地方的传统习惯是不一样的,但是你有这五千年的文化的基础。

于是,如何在发展华人文化的大背景下,同时发展潮人族群自己的文化,成为了新加坡潮人族群必须面对的问题。

【同期声】新加坡作家 蓉子:老一辈的人经历了家乡的人和事,所以他们的情是非常明显的,浓厚的,后生晚辈,他们对于祖籍国,对父亲、祖父的故乡是一种听来的你要让他产生那种情,就要有人去引导他,所以他们的情是潜伏的,需要有人去引发出来。

而这一新使命,也自然落到了以籍贯为基础的乡会组织身上。

【同期声】新加坡潮安会馆荣誉主席 张建安:会馆在大力推动,才有一个正宗的潮州系列印记存在。

【同期声】新加坡潮安会馆总务 陈文康:我是希望能有一些年轻的人进来,了解我们的潮安是什么样,让他们的子女能了解,不要忘记我们的祖先,以前的根。

不忘根,不忘本,让更多的年轻潮人了解自己的根和本,继承潮人的文化,成为了如今新加坡潮人社团的一大重任。而事实上,新加坡的潮人社团,也确实不辱使命,努力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明天的节目,我们将继续为大家介绍。


相关文章:
 

相关附件:

看 电视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 
最新视频 明星面对面 潮语微剧 饶宗颐 湘子桥 双城记 探亲行 牌坊街的故事 视听潮州 民生公益 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