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泽
2011-09-20             
 

  张惠泽,饶平县柘林镇人,中国柳倩艺术学院副教授、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炎黄书画家协会理事。他出生于饶平,喜书法,擅篆刻,善中医,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比赛,曾获第一届“长江杯”全国书法大赛金杯奖。他对潮州方言有比较深入的研究,著作的《潮语僻字集注》即将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已出版的著作有《白话新解千字文》、《新编千字文》和《柳体实用法帖》等。

  张惠泽先生历时30年专门“掠字相咬”,探寻潮州方言“有音有字”的本源,为的正是要完成编写这部潮音大字典的心愿。他发现文言文与潮州方言有很多相同相似之处,原来潮州话不是土话,而是古话,潮州话乃古汉语之活化石,是中原文化的存真和实据。潮州人说的话基本都有字。为了丰富潮州文化的内涵,保护传承潮州方言文化遗产,证明潮州话有音必有字,有字就能识读,他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寻找潮州话最本源的出处,并加以注音释义。30年来,张惠泽青灯相伴,文卷相亲,呕心沥血,默默耕耘,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他坚持不懈矢志不缀的精神让人感动。更值得钦佩的是,他经常连续几个月不出房间不下楼,夜以继日不间断地写作,靠一根烟接一根烟来提神是不够的,如果说还有一种信念、一种伟大的精神力量在支撑着——那就是他相信自己在做一件对社会、对子孙后代有益的事!

张惠泽与他的《国语潮音大字典》

   众所周知,张惠泽先生是潮州文化研究专家,在潮州方言研究方面造诣深厚。2006年初,他的《潮语僻字集注》出版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好评。他随即又着手编写另一部巨著——《国语潮音大字典》,准备系统地将汉字的潮语读音和释义编写出来。

  张惠泽先生历时30年专门“掠字相咬”,探寻潮州方言“有音有字”的本源,为的正是要完成编写这部潮音大字典的心愿。他发现文言文与潮州方言有很多相同相似之处,原来潮州话不是土话,而是古话,潮州话乃古汉语之活化石,是中原文化的存真和实据。潮州人说的话基本都有字。为了丰富潮州文化的内涵,保护传承潮州方言文化遗产,证明潮州话有音必有字,有字就能识读,他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寻找潮州话最本源的出处,并加以注音释义。30年来,张惠泽青灯相伴,文卷相亲,呕心沥血,默默耕耘,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他坚持不懈矢志不缀的精神让人感动。更值得钦佩的是,他经常连续几个月不出房间不下楼,夜以继日不间断地写作,靠一根烟接一根烟来提神是不够的,如果说还有一种信念、一种伟大的精神力量在支撑着——那就是他相信自己在做一件对社会、对子孙后代有益的事!

  张惠泽先生认为,潮州话是潮州文化的根本,编写《国语潮音大字典》意义重大,责无旁贷。去年九月,当该书写了100多万字的时候,他感觉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确诊是肺癌,必须马上住院治疗。但他不肯入院,宁可留在家里。他是学过医的人,相信自己能自救。其实,他选择在家自行治疗,是想争分夺秒完成字典的写作。当我们得知消息去探望他时,都劝他去住院治疗,保重身体要紧。他说:“这件事(今后)很可能没人做,我要将这件事先做好,争取将这本书写完。写完后要住院再去住院——这本书比我的命更重要!”世人谈癌色变,但他患上肺癌之后,若无其事,心态平和,心里素质确实过硬。在笔者看来,张惠泽是真正的硬汉子!他把留住潮州文化的“根”看得比他的“命”更重要,血性依然在,壮心仍未已……
   在张惠泽先生编写的潮音大字典即将出版之际,外地媒体闻讯前往采访,报道出来后,张先生称: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要给潮州话定‘标准音’”、“潮阳话是‘标准潮州音’”或“我用潮阳话做标准(音)”的话。他说,无论是在当时接受采访现场,抑或他已发表的论文《潮州话母语之我见》(《潮州文化研究》2006年6月总第四期P55),还是他的专著《潮语僻字集注·跋》P247),他的观点、说法都是一致的:即他一贯反对“给潮州话定‘标准音’”的提法,认为“潮州话以哪里(的话)为准,这种提法本来就非常不科学。”

  潮汕俗语“潮州九县,县县有语”、“十里不同音”,说明潮汕各市、县,各区域之间的语音存在着差异。张惠泽经过考证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即潮州话各方音中潮阳口音最为古老、最原始,受外来的影响较少,语言的进化就较慢,保留的古音韵相对较多,更具潮州话的原味。正是这个观点引起了误会,让张惠泽始料不及。张惠泽的治学态度一贯认真严谨,对待学术问题也是一丝不苟。他接受了一位学者的意见,准备届时把《国语潮音大字典》初稿打印十册,分别寄到潮汕各市、县有关部门,请各地的行家协助注出当地读音,但他不知自己的身体能坚持多久,担心无法做到这一点。

  目前,《国语潮音大字典》一书已完成300多万字的写作,收录并已注音的汉字有14500多个,并进入校对阶段。据张惠泽介绍,该书在元旦前后可以完成初稿,争取在明年“五·一”前付印出版。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