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声涌
2011-09-21             
 
 
出生日期:  1938年8月
出生地:  潮州
籍贯:  潮州
其它:  曾任医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伤害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华伤害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主任委员
   
   
   
   
王声涌教授,男,中共党员,国家级教学名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任医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伤害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华伤害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主任委员。从事教学、科研和疾病控制工作45年,主持27项科研,主编和参编32部专著,发表332篇论文,开设13门课程,培养研究生50余名。8次获科技进步奖,3次获优秀教学成果奖。广东省高教战线先进工作者、教书育人好教师、南粤优秀教师、国务院侨办优秀教师,广东省教育系统抗非典先进个人;暨南大学十佳授课教师、十佳先进工作者、杰出科技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园丁奖和终身贡献奖。流行病学为广东省精品课程,流行病学教研室是省、校先进单位。他的突出贡献在于开创我国伤害防治领域,是中国伤害控制的倡导者和学科带头人,国家根据他的科研成果,采纳了他的疾病控制工作必须包括伤害的建议,对我国疾病控制的卫生决策做了重大调整。

历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平罗县卫生防疫站站长、暨南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暨南大学医学院伤害预防控制中心主任;1987——2004年任暨南大学工会委员、常务委员、工会副主席,暨南大学医学院工会主席。王声湧教授从事教学、科研和疾病控制工作,已经为党的教育事业和人民卫生工作辛勤工作45年。

1961年大学毕业后毅然奔赴祖国的大西北,投身于少数民族地区的卫生防疫和医学教育工作,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平罗县卫生防疫站站长,平罗卫校和宁夏大学医学院兼职教师,平罗县第七届、第八届人民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侨联委员。在他的领导下平罗县防疫站被评为全国先进县级卫生防疫站。

1982年他调离平罗县时,到20里外的火车站送别的干部、群众70余人,难舍难分、依依惜别之情,使列车迟迟未能开出,可见他和平罗县人民的深情厚谊。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吃苦在先,无私奉献,在农村卫生防疫工作和教学科研等方面忘我工作,起共产党员模范作用,为共产主义事业努力工作。

1982年暨南大学复办,他奉调到暨大当教师。在暨大的24年中他一直是教学、科研、行政和社会工作双肩挑。1986年赴英国利物浦大学热带医学学院进修访问。先后任暨南大学医学院副院长(1986~1992),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1982~2005),暨南大学医学院伤害预防控制中心主任(2001~今);一直奋战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和为社会服务。主持并完成了部、省级和厅级的科研课题27项,主编《伤害预防与控制》和《伤害流行病学》等和合编各种专著32部,发表论文327篇;8次获省、部、厅(局)科技进步奖,3次获优秀教学成果奖;先后获广东省高教战线先进工作者、教书育人好教师、南粤优秀教师、国务院侨办优秀教师,暨南大学十佳授课教师、十佳先进工作者、杰出科技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园丁奖(3次)和广东省教育系统抗非典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1999年获国务院嘉奖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3年荣膺广东省教学名师和第一届全国高校百名教学名师奖。他所领导的流行病学教研室两次获广东省高教先进集体和暨南大学先进单位。2006年在百年暨南大学校庆荣获“终身贡献奖”。

王声湧在预防医学科学领域中的主要贡献是:

1.布氏菌病是宁夏的一种人畜共患的地方病, 1974年王声涌主持“以免疫为主综合防治,消灭布氏菌病”的研究,取得在一个县实现人畜无新病例发生的成果,受到医药卫生科学大会奖励。

2.创建卫生典型,改变农村的落后卫生面貌。

3.开展煤矿劳动卫生,改善井下作业条件,有效地减少了瓦斯中毒和消灭了瓦斯爆炸事件。

4.为少数民族地区培养基层卫生人员和高中级卫生人才

5.国内最早开展性病、艾滋病流行病学研究 1987撰写了我国第一篇“性传播疾病流行病学”,并在日本横滨的国际学术会议上报告。

6.女性肺癌病因学研究,论述女性肺癌与的关系,阐明被动吸烟是女性肺癌的危险因素,为广州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提供科学依据,促使“广州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出台。

7.1987年率先描述我国道路交通伤害发生的特点、规律、长期趋势、危险因素,提出相应预防对策,第一次分析车祸与机动化程度的关系,建立起我国道路交通伤害完整的数据库,这项研究成果在国内居领先地位。

8.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倡导深入实际,强调提高现场流行病学实践方法和能力的重要性,纠正轻视现场工作地偏向。

9.2002年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发生和流行期间深入抗非第一线,作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指导工作,在各个时期提出有针对性的预防控制措施。

10.王声湧教授的突出贡献在于他开创了中国伤害防治研究领域,提出伤害可以预防控制的依据,是中国伤害控制的倡导者和学科带头人。国家的卫生决策采纳了他关于将伤害纳入疾病控制工作的建议,对我国的疾病控制策略做了重大改变,2002年我国疾病控制工作包括了传染病、慢性病和伤害三个部分。

他先后出席了24次国际学术会议,主持召开3届“全国伤害预防与控制学术会议”, 1999年以来举办了47期培训班,培养伤害防治专业人才8千多人;为主编出版了我国第一部《伤害预防与控制》和《伤害流行病学》专著。

在暨南大学23年中开设13门课程,两千多名学生修读他的“社会医学社会实践”课程,写出180余篇调查报告,多次获大学生课外活动“挑战杯”国家级和省级奖;培养研究生50余名,博士后1名,青年教师13名,指导广东省“千百十工程”学科带头人3人。

王教授对教学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精益求精。他对自己提出了“教学十要”:备课要认真,资料要丰富,思路要清晰,表达要流畅,语言要生动,重点要突出,难点要讲清,要和学生互动,要启发学生思维,要教书育人。他不断将本学科的最新进展和自己的科研成果充实到教案中,因此他的讲课生动活泼图文并茂,引入入胜,使学生在掌握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的同时开阔了眼界,激发了求知欲望,培养了科学探索精神,增强了时代的责任感。他始终遵循“敬业重教,教书育人是教师的神圣职责”这一准则,提出作一个好教师就应该既提高教学质量,又开拓创新:既讲好一堂课,又带好一班人;既为人师表,又甘当孺子牛,让学生踩着自己的肩膀向上。王声涌教授常说“教师不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事业,一种艺术。教学上的不断提高,就是我对事业的追求和艺术上的完美。”

王声湧教授虽已年近古稀,他始终以“人民予我者多,吾之奉献却微”的座右铭来策勉自己,数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一丝不苟,永不停歇地工作。至今他仍以读书为乐,以工作为乐,以助人为乐,坚持在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第一线,坚持在社区、基层第一线。2005年被选为中华预防医学会伤害预防与控制分会第一届主任委员,2006年当选为暨南大学老教授协会会长。

他常常用“人民予我者多,吾的奉献却微”来策励自己。

学生送给他的一副对联:

心在事业,无论大事小事;

功归天下,不计多得少得。

王声涌教授呼吁——把伤害纳入疾病控制

  “伤害是一个重要但长期被忽略的公共卫生问题,把伤害纳入疾病控制刻不容缓。”暨南大学医学院教授王声涌日前在中华预防医学会首届学术年会上发出上述呼吁。

   据王声涌教授介绍,全世界每年有700万人死于伤害和暴力,至少有3亿人发生一次以上伤害,其中1500万人遗留不同程度的功能损害,300万人终生残疾。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伤害是前5位的死亡原因。我国伤害死亡率为65/10万,每年约有80万人死于各类伤害。在各类伤害中,以自杀死亡率为最高(20/10万),全国一年死于自杀的人数在25万以上,交通伤害死亡率也居全球首位(14/10万),车祸已成为我国男性和城市居民第一位伤害死亡原因,而且以每年10%的增幅上升。

  尽管我国伤害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但是迄今卫生部门还没有把伤害纳入疾控规划中。他指出,伤害并非意外,和疾病一样是可以被认识、预测和控制的,为此,政府应设伤害预防和安全促进领导小组及专家委员会,全面制定国家伤害与控制策略;卫生部和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应明确疾病控制包括传染病、慢性病和伤害三部分,有专门机构负责伤害预防方案与控制措施;国家疾控中心和省市自治区疾控中心应配备专人负责预防与控制、技术培训、安全教育与促进及伤害监测等;伤害预防工作应做到有规划、有队伍、有经费、有立项,逐步建立起伤害检测系统和数据库;伤害预防须与急救、康复和社区卫生服务等结合,形成伤害防治网络。

王声涌教授:道路交通伤害是可预知和可预防的

西安网讯 日前,长期从事道路交通伤害的广州暨南大学医学院伤害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声涌教授,在标致雪铁龙集团组织的“西安道路交通安全媒体俱乐部”的一次活动中指出:道路交通伤害是一个重要的但长期被忽略的公共卫生问题,实现多部门、多学科之间的密切协作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迫在眉睫。——编者

  王声涌教授是著名的中国道路安全问题专家,在此次活动中王教授做了题为《中国道路交通伤害的现况和原因分析》主题发言。在发言中,王教授对中国道路交通事故的现状进行了描绘。他指出,中国的道路交通伤害死亡人数和死亡率位居世界前列,而且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是中国男性居民和城市人群的第一位死亡原因。随着机动车数量的增加,道路交通伤害发生数、死伤人数也随之大幅度增加。2001年以来每年车祸死亡人数在10万左右,受伤人数45万-55万。

  中国各类伤害中以道路交通伤害所造成的总体损失最大,道路交通伤害对劳动生产力人口造成的严重影响和道路交通伤害所造成的潜在寿命损失年(YPLL)远高于恶性肿瘤和冠心病,在所有疾病和伤害的死亡原因中居首位。2003年中国道路交通伤害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3亿元人民币;道路交通伤害导致损失1260万潜在寿命损失年,价值为125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年国家卫生经费预算的4倍。在5-44岁年龄段的所有疾病和伤害种类中车祸的疾病负担居第4位。道路交通伤害给全人口所带来的疾病负担将由现在的第9位上升到2020年的第3位。道路交通伤害已成为居民的生活、健康和生命的一大威胁,尤其是青壮年劳动人口。交通伤害给国民经济和卫生资源带来了巨大损失,对社会、家庭和个人,尤其是社会上最贫困和弱势人群带来沉重的负担。车祸致贫,车祸返贫,是一个应该重视的社会问题。此外,车祸给公众带来外出的威胁和恐惧,车祸的多发和群死群伤使社会失去安全感,车祸罹难者的治疗、康复、残疾、死亡给国家造成劳动人口、医疗费用和社会保险等损失。

  道路条件、交通环境和管理水平是道路交通伤害的主要影响因素。虽然中国1990年比1980年增加了16%;2001年的公路里程数比1990年再增加了30%,但同年客运量和货运量却分别增加了120%和46%;与此同时,机动车数量翻了两番。道路建设发展速度与机动车数量增长不相适应,道路增加明显滞后于经济的快速增长,这些都是道路交通伤害的发生数与死伤人数明显增加的主要原因。多数地区以三级和三级以下的低等级公路为主,这些公路路况差,道路的标志、标线和安全设施缺乏,配套的交通安全设施也不完善;高速公路还存在安全设施不全,功能不完善,报警电话和监控系统缺乏等问题,说明道路条件与交通环境是道路交通伤害不可忽略的中介条件。

  传统的道路安全观念认为交通事故通常都是道路使用者个人的责任,事实上有许多超越了人们自己控制能力的因素在交通伤害中起作用,例如道路或机动车设计不良。现代化社会中,无论是城市或者乡村,道路交通不安全的隐患日益增多,人们已难于主宰自己在出行中的安全,个人的“小心谨慎”显然不能避免发生车祸。道路交通伤害的主要危险来自于环境,而不完全是个人的“疏忽大意”,应该从社会、生理、心理来理解安全这个概念。要以人为本,为道路使用者提供更好和更安全的行驶道路,尤其是首先应考虑到道路使用者中的弱势群体(行人和骑自行车者)。在设计交通系统时应更注重人体对损伤害的抗力,比如降低行车速度,设置人行道使人车分离,改进大小客车前端设计来保护行人,以及在双行道路间设置隔离防护界面。并且利用统观全局的综合方法,实现多部门、多学科间的密切协作,学习、引进、试行和评价发达国家的经验,加大科学研究与道路安全设施的投入等,就能够有效地减少道路交通伤亡事件。

我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实践结果和经验证明,道路交通伤害是可以预防和控制的。已经有了很多科学的、行之有效的干预措施,而且许多具有良好应用前景的策略也正在研究中。改善道路交通条件,加强交通立法与执法,开展交通安全宣传教育,提高驾驶员和城乡居民的交通安全意识等,是预防和控制道路交通伤害的主要措施。

  在道路交通伤害的问题中,卫生部门不仅仅是救治,更主要的是预防与控制。预防车祸发生,降低创伤严重程度,减少死亡与残疾;系统地收集有关道路交通伤害方面的资料;实施有效的监测和干预措施、评估干预措施效果;通过信息传递,宣传教育与安全促进,改变人们的观念与行为;影响政策制订者,为决策提供科学依据;信息收集和研究领域的职能建设;以及进行评价项目成本效益等等。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