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玛原
2005-03-18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潮州好地方》。在潮州音乐界,说起潮州方言歌,大家都会将它和一个人联系起来,这个人就是陈玛原。作为潮州方言歌的倡导者和创作者,陈玛原在三十年间创作了一百多首潮州方言歌曲,他的潮州方言歌一度风靡潮汕地区,以至老少传唱,群众称之为‘玛原歌’。”

[电视解说词]

《韩江潮·月光歌》:“月光月疏朵,照篱照壁照瓦槽……”
    优雅的歌词、委婉的旋律,像一首抒情诗,又似一首小夜曲,为我们勾画出一幅潮汕人家的月下美景。这首潮州方言歌《月光歌》作曲就是陈玛原。六十年代末,《月光歌》被收入了《中国民歌选》。
    在陈玛原老师汕头的寓所,我们见到了这位潮州方言歌的倡导者。玛原老师年过八旬,仍然精神矍烁,神采奕奕。当年,一曲曲方言歌从他口中唱出来后,就成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传遍潮汕各地,有的甚至上省城上京城演出,陈玛原的名字也随着方言歌曲传开了,以至后来有人称他为“潮州的王洛宾”。
    说起来,潮州方言歌这种艺术形式,最早是在出现在炮火纷飞的峥嵘岁月。1948年,二十六岁的陈玛原选择了革命的道路,走进凤凰山加入游击队。到了“解放区的天”,他一手扛枪,一手拿笔,凭着良好的音乐素养,带着激动的心情放声歌唱,自己唱,也带着大家唱,但是根据地的群众听不懂他们的普通话歌曲,于是,他盟发了写方言歌曲的念头。
    陈玛原:“我在山上一份报纸,叫《自由韩江》,里面有林齐安,他的笔名叫林琴园。他写一首《硗仔苦》的歌仔,登出来,硗仔苦,苦苦苦,我读后,啊呀,这首几个段落,很像歌词,就算民谣了,我就拿它来谱曲。”
    这是第一首用新词谱新曲的形式出现的方言歌,在武工队试唱之后,大家都很激动,决定拿出去试一试,想不到在宣传演唱中引起群众的强烈共鸣。
    陈玛原:“我到下面做观众,看观众有何反映,一个老阿姆听到,她满身衫裤补到一块一块,孙子的衫裤都是补的,开头面上笑笑,听到“衫裤件件补”,她即刻望自己的衫,和她孙子的衫,望后还笑笑,眼泪就流出来,眼泪流出来又怕被人看到,就在她孙子的衣服上拭,我看到那个动作的时候,我也流眼泪。到唱完的时候,一个后生仔,眼泪一边擦,说,同志,喝茶,拿给杜笛喝,同志,喝茶,喝茶,擦眼泪,我说,好,这回我要写下去了。”
    玛原的创作激情一发不可收,他接连写了《莿(读“试”)仔花》、《南风凉哩哩》、《望你来》等一系列的方言歌,把劳苦群众的心声用潮州方言唱出来。群众感到歌声的亲切,不但爱听,也跟着唱起来。“这才是俺自已的歌啊!”玛原听到了最好的评价。
    由于好写歌,玛原被调到随军工作队做文艺宣传,解放后被编入潮汕文工团,到潮安一中歌舞团,直至后来的潮安文工团,二十多年一直坚持方言歌创作,潮州方言歌也在那个年代经历了一段黄金时期。
    玛原把诗人的作品谱成歌,而更多的时候,他喜欢把歌词重新组织,使之“方言化”,他甚至把儿时听到村言俚语用在歌词中,幽默风趣的唱词,往往让观众开怀大笑。
    陈玛原:“亲家你地块来,满面春风喜扬眉。虽然遇着总欲相骂,三日无 还是艰苦在。这些话就像我们平时说话一样,但是里面有一大堆方言,我们把它简练排列起来,唱做歌,它就是一首诗。”
    他在方言歌中溶入了潮州歌册、戏曲、民谣等民间艺术形式,使地方味更加浓郁。为了让群众听得懂,他使用简易方便的旋律,尽量使字音清晰,甚至让旋律服从字音。
    陈玛原:“(唱)娘坑水库工地上,的达的达,人们来往急忙忙,达的达的,挑土推车不让路,达的达的,只有嫌轻无嫌重。象在说快板一样,还伴了乐,也是唱,大家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作品都是取材于普通老百姓,来自于热辣辣的生活体验,然后用醮满激情的笔写下的。
    陈玛原:“胡娟唱的那段老阿姆心内过欢喜,打早挑担上路行,下面听的人过心清嘛,(唱)打早挑担上路行,咚咚隆咚哒哒咚, 鸟枝头叫声声,声声叫,叫声声,我老人愈听,咚咚,愈听,耳朵在听,愈听愈听愈爱听,的勒哒咚。下面就来叙事,(唱)队内建电站,家内办喜事,当当啷当当,内心一欢喜,我行路猛过人在踏,啊啊,下面人家在想你踏什么,啊啊,猛过人在踏脚车,将效果带起来。”
    方言歌在当时以令人难以致信的速度发展,大型潮州方言歌剧《赤叶河》的改编创作成功,成为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玛原用潮州方言谱写《赤叶河》唱腔,并与潮汕文工团的演员日以继夜地工作了二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创作任务。随后该剧在各县市的演出中引起轰动,刚解放就有这样一个全新的大型潮汕方言剧团出现,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撼和惊奇。
    到了1960年,经玛原老师再度整理,《赤叶河》由潮州歌舞团演出,再度引起轰动,当时解放刚过十个年头,往事历历在目,当戏演到男主角阿标出走,女主角阿英受辱后濒临绝境,而后跳水自尽的时候,台上台下无不唏嘘哭成一片。
    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赤叶河》的演员仍然熟记剧中唱段,谈起当时的情景,情绪十分激动。
    老旺的扮演者洪永全:“(唱)天乌地暗,四处茫茫……”
    阿英扮演者 秀君:“我们第一次彩排,全团的人哭了。包括里面的人,男同志女同志,全部哭,就是他的歌曲感染力非常强。”
    陈玛原:“我在写这些歌的时候,我边写边流泪,因为我觉得这些歌唱出来的内容,连自己都感动不了,你怎么去感动群众。”
    潮州方言歌在经历了一段辉煌的黄金时期后,到了文革时期终于悄然沉寂。近年来,有识之士一直呼吁繁荣潮州方言歌的创作,作为见证潮州方言歌兴衰的陈玛原,为潮州方言歌开出了一个药方:真正热情地反映群众生活和感情就能成为好作品,有了好词就不怕没有好曲,有了好曲,就不怕没人唱,唱的人多了,你也唱,我也唱,不就“火”起来吗?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