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复礼
2005-03-17             
 

    [电视解说词]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潮州好地方》节目。有这么一个潮州人,他曾经五次荣获“世界摄影十杰”称号,曾经在国际摄影沙龙和几十个国家举办的摄影作品展览上,获得几百枚奖牌,他的名字甚至已经成为中国传统诗画艺术与摄影艺术相融和的象征。他就是国际摄影大师陈复礼先生。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享誉世界的潮人国际摄影大师,走进他那多彩的摄影艺术世界。

搏斗

这是陈复礼先生代表作之一——《搏斗》。作品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惊涛骇浪的茫茫大海中,一叶孤舟被恶浪冲击着,前后起伏,上下颠簸,天空乌云中翻滚,水手们同舟共济,挥桨搏击。在陈先生的每次摄影展中,这幅作品总能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一个华侨看了这作品后,热泪满面,喃喃自语地说:“是啊,出洋的华人就是这样象一叶孤舟在海里搏斗出来的。”
    陈复礼:“我的作品陈了表达形象之外,主要还是要表达内容,传达感情。这幅《搏斗》作品也可以分成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作为的际况,因为我从小在外面流浪于南洋各地,受了不少的挫折、困难,需要一种搏斗的精神,才能生存。对人生来说,搏斗是一种生存的条件之一,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同感。有这种思维之后,把这个想法记在心里,遇到某种适合表达的时候,我就会去做。”
    正象他的作品《搏斗》一样,他的艺术成功道路是搏斗出来的,他在摄影上独辟蹊径,把风景摄影同中国画意结合起来,开拓了一条新的中国画意摄影的道路。
    陈复礼出生于潮安县官塘镇,两间瓦厝,几分土地,一根牵牛索,伴他渡过童年。小学毕业之后进入韩山师范学校求学。三年后,陈复礼以国文、美术均为90分和总评甲等的优异成绩结束了在韩山师范的求学生涯。
    1935年,为求生计,十九岁的陈复礼飘洋过海,辗转于泰国、越南,后来定居香港。异国他乡,寄人篱下,他饱尝人间辛酸。颠沛流离的生活,使他苦闷彷徨于“爱画不得绘,爱诗不能吟”的境况中,什么东西可以排愁解闷呢?于是他寻找到一种可以记录感情的艺术——摄影。
    他当时几乎是本能地拿起了照相机,摄影对于陈复礼,绝对不是点缀他商业旅途,而是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是当时他找到的可以通向艺术景界、记录情感的一条通道。
    陈复礼:“我自从开始学摄影的时候,我就想用摄影来表达我个人的情绪,就像写文章一样。因为我不会写文章,不会画画,只有学摄影表达(情感),初期写实(风格)是同情劳动人民,同情群众生活。”
    陈复礼初期的作品体现了一种可贵的探索精神,他崇拜朗静山的摄影风格,又注意吸收西方摄影的形式特征,他努力钻研摄影的基本功,研究暗房技巧,他不甘心单纯的模仿和拼接组成的画面,而是凭着自己的艺术直觉,去吸收有用的东西,表现自己的个性。因而在国际摄影沙龙中屡屡获奖。
    《战争与和平》摄于1951年,是对时局有感而发的。两只象征和平的鸽子立于铁丝网中,天空中飘着阴郁的乌云,交织的铁丝和锋利的铁刺与和平鸽白色的羽毛、不安的眼神,形成鲜明的对比,有力地表达了主题。
    1959年陈复礼踏上了阔别近20多年的祖国,真正顿悟到自己多年神往的摄影天地竟是祖国秀丽山河。“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桂林山水之美,让他如痴如醉,他在取景框里看到的都是诗一般的画境。
    陈复礼:“因为在小的时候,看了中国画,有一个模糊的想法,认为这是文人自己构思创作的,并不出奇,后来到了桂林,才知道原来中国画家也是在这里临摹出来的,真实的,所以非常惊奇,对风景(摄影)特别爱好。”
    在后来几十年,陈复礼的足迹遍及祖国天南地北。他三下漓江,四上黄山,跋涉丝绸之路、深入藏北高原,他用自己的双脚,丈量着祖国土地的博大,他把中国山水的魅力,展示给外面的世界。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欣赏到苏州的园林、漓江的烟雨、黄山的云雾、九华山的松涛和江南水乡的绮丽的景色。他的作品似影非影,似画非画,清雅脱俗,情趣隽永,气韵生动,散发着浓厚的中国民族风格,这种风格被摄影界称为画意摄影。
    陈复礼:“中国文化经过几千年的历史、先人的奋斗,有自己独特的风格,独特的文化意识,所以越是自己民族的东西,更能表达我们自己特殊的、与众不同,才能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才能参加世界大集合。如果是学习人家的,永远不如他们某个地方的文化,所以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要走向世界更要从民族方面来思考。”
    陈复礼的作品常常出现神来之笔,他对各种形象内涵的表现,有着细微的观察和深入的理解,他的灵感常常在一瞬间迸发了艺术的火花。
    有人说机遇总是特别关照他,那么,机遇到底是如何关照他的呢?为了接受机遇的关照,他曾冒着46度高温,在戈壁滩上冲刺了500米,完成了这幅《火焰山》,这辆偶然经过的驴车,使画面充满了生气;为了接受机遇的关照,他曾在大雪封山时,爬上海拔3000米的峨眉山,睡在零下20度四面透风的房子里。
    他在一本影集中写道:风光摄影是美丽的事业,而美的追寻和创造却充满艰辛,但我无怨无悔。
    陈先生是一个永远追求完美的人,但又永远不承认自己达到完美。他的艺术,启发了一代人的形象思维,可以说,他是许多人走入摄影艺术领域的启蒙老师。
    主持人(演播室):一个哲学家曾在陈复礼作品展的留言簿上这样写道:复礼先生的作品,超越了空间和时间,用浓郁的美撞击人的心灵,他的作品,可谓是大自然和东方美学思想结合的产物。我们不妨把这句话作为陈先生几十年来摄影艺术的总结。好,感谢收看这一期的《潮州好地方》,欢迎下周继续收看陈复礼专辑下集《月是故乡明》,再见。

月是故乡明

1959年他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祖国,回乡的第一站就是他的出生地——潮州。看着哺育他长大的土地和韩江水,潮州的风光在他心目中依然那么旖旎迷人。这里是他的家,真正的家,他的根就在这里。他见到笑脸相迎的家乡人,怎么不感到由衷的高兴呢?他把喜悦寄托在摄影上,把家乡母亲最美好的景象用镜头记录下来永远留在身边,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要带着它。他在家乡潮州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照片,但最使他留恋的是他在韩江边摄的这张《凤凰台远眺》,每次摄影展他都要带上它和观众见面,在这张作品上可见他深情地钤上的印章:“广东潮安陈复礼”。
    陈复礼:“潮汕一向有艺术之乡(的称呼)。自小耳濡目染,受影响非常大。举一个例,潮汕的屋脊,那些画,门口的那些画,尽管是农民的画,工匠的画,但都有一定艺术的造就。我自小看这些,深深理解潮汕乡土文化,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自自然然,不知不觉跟着这条路走。”
    陈复礼:“海外的摄影家,离散乡别井,这些人都是不得已,去的,不得已离乡别井,谁愿意背弃自己的家乡到外面浪荡呢?遭遇困难的生活,更加促进对家乡的思念,所以对儿时的游乐之地、出生之地,有一种非常向往、羡慕,所以造成爱国的思想。”
    异国他乡漂泊10多年,生活中的奔波所带来的紧张和狭小天地所产生的压抑,曾使他有过彷徨和苦闷,游子思念故土的恋情,不能掩饰地流露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
    当他回到祖国的怀抱,踏进多姿多彩的神州大地,壮丽的祖国山河,翻天覆地的社会变迁,震撼了他的心灵,这里的山山水水,一切的一切使他顿生别样的激情,他觉得以往涉足的异国风情为之失色,原来一生追寻的美就在这里,对于神州大地的眷恋,对于锦绣中华的深情,使得他从此香港大陆往返不断。对祖国山河炽热的爱,成为他数十年如一日从事艺术创作的原动力。
    陈先生摄影创作中,从不随波逐流,镜头对准什么,都是自己有意识的选择。他到过边塞、去过不发达的山区,但是他的镜头所及,记录的是美好向上的事物,反映健康活泼的笑脸,描绘朝气蓬勃的新生活。
    陈复礼:“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离不开祖国的大背景,离不开祖国的根。虽然我从小只读几年书,然后去南洋,接触不到中国文化,但我衷心仰慕中国文化,所以在南洋有空闲的时候,我喜欢读书、读诗词看画,造成我对中国画比较有认识。”
    陈先生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深厚素养,助他擅于将画意与诗情相融合,他常常借用古典的诗意进行艺术构思,寻景寄情。在与山水的的倾心交谈中,他悟得了真趣,抓住了神韵,
    《千里共婵娟》是一幅寄托着深沉情感的作品,作品拍摄于太湖边,陈先生借着太湖一轮明月表达海外赤子对故乡的眷恋。融进了他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
    陈复礼的作品具备民族绘画的风格和诗情,而这一切都源自他那“月是故乡明”的热爱祖国的感情。
    陈复礼:“我本是乡下一个穷小子,什么都不懂,一直在韩师三年后,我开始对社会的知识、世界的认识,人生道路的认识,都给我很大的冲击、新的启发。所以韩师是我人生转变的启蒙,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令我终生不忘。”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