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豪
2011-09-16             
 
 
出生日期:  1950年
出生地:  香港
籍贯:  潮州饶平
其它:  多伦多大学荣誉法学博士
   香港太平绅士
   香港骏豪集团主席、国普集团主席
   世界规模最大的180洞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主席
   被誉为“中国体育产业第一人”
   

  朱树豪博士,1950年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饶平,多伦多大学荣誉法学博士、香港太平绅士。他是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香港骏豪集团主席、国普集团主席、世界规模最大的180洞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主席,被誉为“中国体育产业第一人”。观澜湖高尔夫球会,1994年正式开业,于2004年被“吉尼斯世界记录TM”认定为世界第一高尔夫球会。

  在高尔夫运动仅有20年历史的中国,朱树豪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高尔夫球会,它集打球、商务、休闲、运动于一身,与具有500多年高尔夫运动历史的西方许多著名球会比肩而立。

  朱树豪从经营纸品制造业起家,用四年时间将企业从香港纸业中的最小做到最大,用三年时间做成全国纸业最大,为此他投入了很多精力,就像他今天打理观澜湖一样。

  他喜欢做第一

  朱树豪身材魁梧,体魄健壮,令人羡慕,这与他不吸烟有很大关系。朱树豪的国语很好,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我希望世界500强企业都能来观澜湖这里开会、举办论坛,来观澜湖休闲度假。我做高尔夫,就要把它做到最好,让国际社会认同观澜湖这个‘世界第一’。我们宣布‘世界第一’的发展计划时,国际高尔夫组织和美国、欧洲、亚洲、澳洲的职业高尔夫球协会,以及美国前总统老布什都发来贺信,他们非常认同观澜湖的发展目标。”“近几年,许多朋友都常问我一个同样的问题——您最大的人生和事业体验是什么?我想,我多年来最大的体验和最大的满足,就是将个人事业融入国家民族的发展大计之中。”

  “体育是人类一种共同的语言。有人说,不怕爱上一位姑娘,就怕爱上高尔夫。一旦爱上高尔夫,你就永远离不开它。”朱树豪这样称赞他所推动的高尔夫运动。正是因为他看到了体育这种特有的超越国界、超越语言、超越政治立场的魅力,他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多争办世界性赛事,并身体力行,积极申办观澜湖国际高尔夫大赛。1995年11月,第四十一届高尔夫球世界杯总决赛在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举行,并获得空前成功,海内外观众每天达4万人。这不仅开创了中国举办此类赛事的先河,还让世界对中国刮目相看,国际高尔夫球协会执行总裁韦伯先生更是称赞道:“中国人正在用他们的双手创造着奇迹。”1995年这届世界杯总决赛举办成功,使观澜湖一夜成名。

  “观澜湖的球场是邀请10位国际巨星设计师设计的,许多世界级的高尔夫球手都在这里打过球。”目前,观澜湖拥有10位天皇巨星设计的10个球场,以及大卫利百特设立在中国的独家高尔夫学院。同时,这些设计师也都是著名的球手,是广大高尔夫爱好者的偶像,通过他们设计的球场,更多的国际人士对中国的高尔夫事业有了新的认识。尽管标准的高尔夫球场都是18洞,但是每一个18洞的球场其品牌价值是不同的。就像汽车,都有四个轮子,有的只要几千美元,有的却要上百万美元。观澜湖横跨深圳和东莞这两个国内目前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它的发展可以说是结合了天时、地利、人和所有有利条件。“天时”指国家良好的发展态势和政策环境;“地利”指所处的优越地理位置,可以方便地到达香港和珠三角所有重要城市;“人和”指这里不仅人口密集,而且外商云集,人均收入高,市场需求大。可以说,球会从最早的18洞、36洞、54洞、72洞、90洞发展到现在的180洞,每一步都是在市场驱动下发展起来的。迄今为止,观澜湖球会已经举行了逾30次国际大赛和国际巨星到访活动, 包括2001年11月邀请泰格·伍兹首访中国,参与创办“朝王杯”高尔夫球对抗赛。

  “看一个企业是不是最强,我认为不光要看这个企业的规模,还要看它的效益,这个效益包括政治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比如,1995年我们承办了世界杯高尔夫球总决赛,当时的国际高协执行总裁面对来自180多个国家的记者说:‘中国人正在用他们的双手创造世界奇迹。’再如,2001年底我们邀请泰格·伍兹首访中国,在观澜湖举行了一场赛事,震撼了世界体育界。当时的情况是,美国‘9.11’事件后,泰格·伍兹取消了所有的海外行程,他来观澜湖是‘9.11’后第一次离开美国,足以证明了中国的魅力,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给了许多人这样一个信号——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这就是政治效益和社会效益。”

  观澜湖高尔夫球会横跨广东省深圳市和东莞市。从1992年开始,朱树豪先后在那里的的荒山野岭上投资40多亿港元,兴建了世界唯一汇聚五大洲风格的第一大球会、拥有51片网球场的观澜湖乡村俱乐部,五星级度假酒店,高尚别墅群,并引入了世界最著名的大卫利百特高尔夫学院。从单一的高尔夫项目发展到拥有网球、壁球、桌球、排球、羽毛球、健身中心、SPA、儿童游乐场、度假物业的大型社区,先后荣获国际绿色奥斯卡大奖——国际花园社区金奖第一名、“鹏城十景”之一、中国最高等级AAAA旅游区、中国超级品牌等荣誉。

  远见卓识,永不言弃,是他成功的法宝

  早在观澜湖创业之初,朱树豪就经历了第一个重大的考验。两个当初共同投资的股东经过考虑,决定退股撤资,而当时朱树豪刚刚成功地游说了国际高协,将第41届高尔夫球世界杯决赛首次放在中国,届时将通过两颗卫星在全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同时直播4天的赛事。 “他们要放弃,我非常理解,因为大家的确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我绝对没有动摇,因为中国第一个世界高尔夫大赛正在等着我。”就这样,朱树豪集中财力物力,开始独自经营。而他的投资和努力,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支持。

  其实,这块土地被具有远见卓识的朱树豪买下之后,曾经沉睡了许多年。1992年,当朱树豪决定在深圳和东莞交界的荒山野岭上投资一个世界一流的高尔夫球会时,周围的朋友无不劝阻他:“你这是把钱扔到了海里。”当时,那里地远人偏,交通闭塞,从深圳市区开车,要颠簸2个小时才能到达,附近的企业更是寥寥无几。

  10年后,当朱树豪决定在观澜湖继续追加投资,兴建世界最大规模的高尔夫球会和国际高尔夫生活社圈时,没有人再怀疑他的决策和选择。在中国,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有条件,更有需求兴建一个国际高尔夫胜地?深圳和东莞的出口分列中国第一和第四,高速路网密集,外资企业云集,仅球会附近的一个塘厦镇,每年就有近200家外资企业落户。

  如今,面对着眼前一片绿野苍波,朱树豪幽默而又深情地说:“正像当年我的朋友们劝阻我的那样,虽然我没有把钱扔在海里,但是我把钱‘扔’在了这片土地上。”当人们终于对朱博士的气魄和远见表示钦佩时,他深有体会地说:“敢于投资其实并不难做到,难的是敢于长期不懈地付出心血。”特别是以一个外资企业的身份,把资金投到一片当时没有任何基础设施的荒山野岭,本身就意味着这将是一项长期的、持续性的、同时也充满着风险的投资。

  当初,当朱树豪决定投资时,国内各地的招商热情很高,许多地方都希望得到这个上亿美元的大项目。面对众多的选择,朱博士却选择了一片荒山。“我当时是这样看,既然将观澜湖定位为一个世界一流的高尔夫高尚生活社圈,需要土地比较多,那么在市政府旁边拿块地来做行吗?不行。拿一些农田来做行吗?肯定也不行。还是到荒山野岭来做吧。当然,这样我的投资成本会大大增加,干得会更辛苦,但为了符合国家的长远发展政策,我甘心付出更多。”

  然而,朱树豪需要付出的心血,还是远远超过了他自己的想象。这里没有水,没有电,更没有道路。早上,他和工程车一起进入荒地视察施工;傍晚,往往因为没有路和路标,转了许多圈都转不出去。前期到位的几笔资金没有一分钱用在球场建设,全部投到了水、电、路、通讯等基础设施上。球场建设开始了,更多的困难也来了。由于那里的土壤酸性高,不适合种植,用于绿化和球场建设的土沙要全部从河源等地千里迢迢地运来。

  银行的人听说有这样一个项目,开始时还兴趣颇浓,但当他们一路颠簸来到现场,看到四周的荒凉景象,摇摇头就走了。可是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1997年底,突如其来的亚洲金融危机席卷东南亚,并冲击着香港,区域内许多高尔夫球场的生意突然冷落下来,难以为继。位于深圳的观澜湖虽然借助多年的稳健经营没有受到正面冲击,但是整个行业的“寒冬”还是给朱树豪和整个观澜湖带来了第二次的发展压力。如果一如既往地投资,经营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加;但如果就此停止发展,世界一流的目标就要半途而废。最后,朱树豪再一次作出了大胆的投资举措:继续投资兴建51片网球场、乡村俱乐部,以及三个新的国际锦标级球场。“在低潮的时候投资,无疑增加了资金和经营的压力,但我始终看好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因此,在低潮期投资反而容易把握市场先机。”

  回顾朱树豪在国内投资的历程,早在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到内地投资,是那时最早到内地投资的港商之一。当时的深圳,百业待兴,但充满了创业的激情和活力。当地的干部质朴而热情地向他发出邀请:回来投资吧。于是,朱树豪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即把香港的纸品工业基地北迁深圳。 “深圳毗邻香港,又有内地广阔的腹地,发展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当时深圳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已经有三个球场,但是按照一个国际性城市的市场需求和市场容量来衡量,是远远不够的。我当时的想法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一个世界一流的球会。有时从市场的角度看,规模不够大,有也等于没有。我对我们国家的发展前途有信心,相信小平先生定下的改革开放大方针一定能够落实。打经济牌、国际牌,符合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规律,这也是我十年来投入和拼搏的动力所在。”
“可以说,在国内发展,我是永不言弃的。况且,现在是中国最好的发展时期,我很有信心。”朱树豪坚定地说。

  现在,他希望观澜湖在时间的打磨下不断升值。世界上许多著名的球场,像英国的圣安德鲁斯球场,历史都超过100年, 而中国的高尔夫历史不到20年,没有历史的积累,这就更需要有创意、有活力,才能打动全球的高尔夫运动爱好者。而且在国内投资高尔夫事业,比在海外投资高尔夫球场更让他具有自豪感。在中国,高尔夫对改善当地投资环境、促进招商引资、加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同等方面,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做得好,可以配合国家的发展,既有政治效益,又有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做企业要舍得付出。付出多少,才能收获多少。此外,还要有决心。“高尔夫运动已经有了548年的历史,而中国的高尔夫发展只不过是近20年的事情。现在观澜湖要在世界5万个高尔夫球会中做到世界第一,我如果只是把资金投进去,不把自己的精力融进去,不付出更多的心血,怎么可能实现它的超常速发展?”他跟许多朋友包括他的员工都说过:“必须具有向100个大浪冲击的决心。一个浪打过来将你卷到水里,你顺势吸一口气,准备迎接第二个大浪。有了这种决心,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风浪,你都不会畏惧。”

  按照国际标准,当一个国家和地区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或人均年纯收入达到500至800美元的时候,整个社会就会进入休闲消费的急剧扩张期。而在我们国家,虽然人均GDP是1000多美元,但深圳、上海、广州的人均GDP均超过了5000美元,北京也达到了3000多美元,许多大城市也远远超过了这一水平。而且,国内全年有114天的法定节假日,这在世界上也是比较多的,加上各地丰富的资源,都为休闲产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从观澜湖高尔夫球会到观澜湖高尔夫国际社区,目前的发展也正是体现了这一目标和趋势。目前,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一个象征着高尚生活模式的社区,像美国的比华利山庄,法国的巴黎16区,香港的浅水湾、渣甸山、半山区等,不仅环境优雅,名流汇聚,而且居住在这里的人影响着社会众多领域的发展节律和人们的生活方式。

  伴随着中国加入WTO,国际化生活模式在中国也越来越被倡导。观澜湖横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深圳市和东莞市,但是,这两个城市都没有一个规模宏大的国际高尚生活社区,缺乏国际标准的配套设施,难以吸引国际人士来这里安居乐业。同时,随着本地居民生活水准的提高和视野的扩展,他们对居住水平的要求也日趋国际化,希望从环境、建筑、配套设施、社区文化、社交方式、子女教育等方面,拥有更多的国际背景。

  依托世界第一大球会,朱树豪的发展目标不仅是为国际和国内高尔夫爱好者创造一个最好的打球场所,而且要为国内外的精英人士创造一个尊贵的高尔夫生活环境和生活模式,要营造一个中国的比华利。

  为北京申奥助力

  朱树豪已经在中国乃至国际体育界具有了广泛的影响力。他不仅是2008年北京奥申委特邀顾问,而且身兼中国高尔夫球协会、中国足球协会、中国排球协会、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及中国自行车协会顾问、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副理事长、香港愉园体育会会长等众多职务。为促进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同了解,他成功地承办国际赛事、组织巨星到访活动逾30次,与2008年奥运选址委员会主席、国际自行车协会主席维尔布鲁根合作创办了环中国自行车赛,成功地邀请了世界最佳运动员泰格·伍兹(Tiger Woods)和世界第一女球王安尼卡索伦斯坦首次访华,参与创办亚洲的“莱德杯”朝王杯高尔夫赛事。

  2001年,在北京申奥成功的庆功会上,北京奥申委执行主席、北京市市长刘淇在发言中,热情洋溢地提到朱树豪的名字;2003年新年之初,当中央电视台采访远在意大利的郎平时,这位“铁榔头”也热情洋溢地提到朱树豪的名字。在这些的背后,包含了朱树豪与中国体育事业的一段段感人的故事。

  1992年北京首次申奥以两票落败,当时,朱树豪孤身上路从香港飞到北京,到机场迎接申奥代表团归来。欢迎的情景充满了伤感,却使他更加理解了奥林匹克永不言败的精神要义。因此,当北京再次宣布申办时,朱树豪立即以民间体育大使的角色,穿梭于欧美各国,宣传北京。

  从2000年11月开始,他先后飞往美国、英国、瑞士、荷兰、西班牙,拜访了10多位从事奥运申办、筹备工作的专家、奥运主赞助商及现任国际奥委会的官员。在拜会国际奥委会自行车协会主席、2008年奥运选址委员会主席维尔布鲁根先生时,他们愉快地回忆了在中国共同创办环中国自行车大赛的经历。

  朱博士的“现身说法”打动了许多国际人士,同时,他还组成朱树豪国际顾问团,以国际眼光帮助北京申奥。谈到顾问团的目标时,朱博士说,北京不仅要告诉世界,北京奥运将给中国带来机遇,也要告诉世界,北京奥运将给世界带来机遇。因此,在申奥理念和策略方面,一定要有世界眼光。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顾问团对申办过程中每一个重要环节,包括申办策略、硬件准备、形象设计、公关宣传、申办报告、市场策划、赛事管理、人员培训、危机处理等,都提出了详细的专业性意见,仅建议书就撰写了厚厚的五卷本共数百条。2001年,北京申奥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朱树豪又在北京和香港同时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邀请世界最佳运动员泰格·伍兹首访中国,向世界表明了中国对世界级球手的吸引力和尊重,为北京申奥再壮声威。此后几个月,特别是美国“9.11”事件后,泰格取消了所有出访计划,全球媒体对于泰格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给予了极大的关注。12月11日,在中国加入WTO的历史时刻,泰格如期首访中国,在观澜湖与两岸三地的职业选手举行泰格·伍兹中国公开赛,全球媒体竞相报道。

  1995年,长期处于低谷状态的中国女排开始备战奥运,邀请郎平从美国回国执教的呼声很高。曾经为国家夺得“五连冠”的郎平也非常希望重回国家队,再振女排雄风。但由于她合约在身,提前解约须支付一大笔解约费。朱博士获悉后,通过自己在美国的公司全力协商解决,扫清了郎平回国的一切障碍。女排不负众望,勇夺奥运银牌。当郎平率领女排姑娘终于再次站在奥运领奖台上时,新闻媒体才知道了朱博士的这一义举。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朱树豪在这方面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他围绕国内方兴未艾的体育产业、休闲产业的主题,积极参政议政,献计献策。近年来,他多次登上全国政协大会的主席台发言,呼吁中国体育迈向市场化、产业化,呼吁抓住申奥机遇,尽快提高我国体育产业的整体实力和国际形象。他还组织专题课题组,对国内休闲产业进行了为期几个月的全面系统的调研,最终形成了6万余字的报告,并提出了国家现阶段发展休闲产业的十条具体政策建议。他的建议获得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他的关于休闲产业的提案,也获得了全国政协优秀提案奖。

  数字是最好的注释。由于高尔夫是国际通行的“商业社交语言”,具有“以商引商”和“聚核效应”,一些来自韩国、日本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区的外商,因为观澜湖有一个国际球会而选择在其周边投资,并把这里作为商务谈判、社交休闲的基地。

  朱树豪有6个孩子,分别在美国、加拿大、英国读书和工作。在孩子们的教育上,他倾注了很多心血。他本人多年来更是积极推动海内外教育事业的发展。在海外,他是加拿大UCC学院校董,并担任多伦多大学亚洲区名誉顾问,特别是他在多伦多大学设立了21世纪亚太研究学系和朱树豪奖学金,促进了国际社会对亚太经济研究的重视。在中国,朱博士积极参与香港理工大学、南开大学、深圳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的教育活动,是南开大学名誉教授、深圳大学名誉董事长、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名誉院长,同时倡议发起创立深圳教育发展基金,并出任深圳教育基金会名誉会长。此外,他还为四川、广西、贵州和陕西等内地省份贫困地区捐建了多所全日制小学。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