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穿越时空的碰撞|潮州三元塔145载影像对比

  这是一篇三元塔新旧影像对比的文章,发表于5年前。希望在潮州,三元塔及类似的古建筑能得到更多的珍视。


感谢凡夫摄影网和燕婉


 


 

约翰汤姆逊的玻璃负片及两张6x4.5正片


  这是摄影家约翰汤姆逊于1870年拍摄制作的广东省潮州市三元塔(急水塔)底片,它可能是潮州市最早的影像记录,十分珍贵。摄影师以25.5 x 30.5 cm(10 x 12 英寸)片幅的玻璃负片,用火棉胶湿版法拍摄,配合大画幅座机强大的移轴功能,还原了三元塔当年的真实面貌。

  因对这座明代砖塔的珍视与对潮州古代文化的向往,几年来我们数次攀塔拍摄,获取了一些能真实反映古塔风貌的影像。在此我们挑选了两张6x4.5的彩色反转片与汤姆逊的照片放在一起,让这组相隔145年的影像得以穿越时空,在同一屏幕上相互交融。

  以下是我们截取这张相片的局部与我们所拍摄的古塔细节详细的对比,希望以图文的方式让大家能领略到中国古代经典卓绝的建筑工艺,也让对三元塔感兴趣的朋友对其有进一步的了解。

 

 

塔顶对比照


  1918年正月初三,潮汕地区发生7.8级强地震,那场地震将三元塔六层以上塔身直接震塌,第六层内室亦崩去一角。被震崩的破畔厝墙体青砖毕露。顶部一块刻有“玉兔挂树”的石板摇摇欲坠,而通往顶层石阶仅半米宽且暴露在外,风吹欲倒。

 


拍摄于2015年3月2日的塔顶特写。


  奇特的是,地震近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登上三元塔第六层内室,这种情景依然,似乎还停留在被地震破坏的瞬间,令人望而生畏亦有穿越时空的错觉。

  自地震以来,三元塔残缺的外观给当地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它原本的样貌却少有人说得清楚。如今,从汤姆逊的旧照片上,我们终得见一个完整的三元塔,其塔顶尖长形状的宝刹颠覆了长期以来一部分人对其葫芦外形的错误描绘。

 

 

标台栏杆对比


  三元塔建成至今408年,在可查证的文献中均无出现过官方的修葺行为。在汤姆逊的照片中,我们可看出当时的塔身已有明显残损,但每一层标台上的石栏杆仍有部分保留,白色的石柱石板让我们怀想当年围栏如新、游客凭栏的情景。而今日所见之三元塔,栏杆石臼依然而栏板无存,唯有第四层外最后一根石柱独望韩江,令人不禁唏嘘。

  为了拍摄这根独苗,我们半身悬于塔外,胆战心惊留下影像,唯独怕石柱此后毁去,则再无机会拍摄(注:拍摄环境危险,切莫轻易效仿)。

 

 

塔门之内


  当年汤姆逊拍摄时所使用的大画幅相机具备强大的移轴功能,使我们能从照片中一面塔门透视到另一端的塔门。虽无法见到塔内细节,但联想相关文献所描述,仍让我们对这座古塔当年的盛况充满向往。

  再观今日之三元塔,因戊午地震的破坏及年久失修,早已变得残破不堪,塔内许多精美的壁画与雕塑更是遭到毁灭性的破坏。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塔身大量青砖石板竟亦被人撬去修建猪圈,一代宝塔沦落得如此凄惨破败总使人凭生无限感叹。

 

 

三元塔全貌对比


  最后,我们展示这张完整的三元塔全景图。可以看到,当时的三元塔伫立于江边的鲤鱼山,没有树的遮挡,有石阶通顶,很方便登临游览。我们曾想在同一角度,用大画幅相机复刻约翰拍摄的三元宝塔。根据照片的英文说明,当时约翰是说站在韩江的右边,然而,这种描述过于模糊,显然无法依靠。

  在实地考察中,我们依照一个半世纪来唯一不变的山水方位去探寻,从对岸的山辨认,终于确定了他的拍摄位置。无奈时隔多年,无论是当初约翰拍摄的位置还是三元塔的塔基都林木丛生,荆棘杂茂,单行走都有一定危险,更不用说高位架机拍摄,若无大型升降机械,实无法完成此任务。而我们在较低位置拍摄的三元塔,因为今日首层基本被树木遮挡,约61米高的塔身上下都被截断,看起来显得矮小肥胖,再不是当年“直插星汉”的雄壮尖长。

  日月穿梭,那些生活在韩江边这片沙洲上的人们来来往往,或熟视无睹,或把它当做一个方位标志,而残破沧桑的三元塔继续默默着独对江风。




附上游三元塔的建议

 


 

拍摄于2015年3月2日的三元塔。


  ●车行:三元塔位于潮安县江东镇,距离潮州市区约30分钟车程。自驾车从潮州市区出发可经南堤路南下,过江东大桥后沿X1051公路进入东光村或井美村,询问当地村民可达三元塔。非自驾车的朋友可于潮州市区南桥市场公交车站,搭乘潮州江东专线至终点站,再搭乘摩托车可达。

  ●登塔注意事项:

  因年久失修,攀爬具有一定的危险,以三两人结伴登塔为宜,切不可独自前往亦不可多人同登。

  从5层登上6层的石阶中,有一块石板坠落,横档其中,攀爬有一定难度。

  6层以上塔身受损严重,岌岌可危,无任何安全防护,不可随便登临。凡有惧阴暗者及畏高者不宜登临。

  内部尘埃积累多年,有其他臭味,怕脏者慎往。

  塔内光线昏暗,拍照请记得带上脚架或闪光灯。

  每层标台均无遮拦,容身宽度窄小,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宜为拍照探身出外,舍身忘我。

  塔内遍处被写满涂鸦,我们除了更加保护,绝不再添一笔。为保持古塔风貌,也请勿丢弃物品。

  雷雨天气及其他恶劣天气的请勿攀塔。

 

图文由丁铨提供

─────── 作者简介  ───────

 

丁铨,潮州人,80后,现供职于南方日报,摄影记者。

2009年开始收集潮州老照片,寻找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红桃粿图文频道

欢迎您投稿

投稿请打包文件发送到邮箱

3230409443@qq.com

(请注明作者、作品名称及简单文字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