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国际潮团将携手中新社祠堂工作室,向全世界推介祠堂文化!
  潮汕祠堂,源远流长,规模庞大建造精湛,文化内涵极其丰富,对海内外潮汕人群体的思想和行为影响十分深远,是全球千万潮人“记得住乡愁”最重要的精神圣地,至今在潮汕地区基层社会文明治理中依然发挥着独特的重要作用,在全球社会文化体系中,也是一种极具特色的文化现象。
 

 

  10月30日,国际潮团总会第二十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第一次筹备会议在深圳召开,国际潮团总会第二十届轮值主席张乙坤与国际潮团总会常务理事陈幼南、秘书长张成雄、执行秘书长林枫林诸位侨界老大,坐下来开始商议如何办好两年后将在新西兰举办的潮团盛会年会风格、出席嘉宾、举办时间、预计规模、往年经验......

 


  刚刚获得新西兰荣誉国民英雄勋章的张乙坤信心百倍地向大家介绍了第二十届年会和国际潮团下一步工作的整体思路。
 

一项项基本议题梳理一通之后,
大家的话题便集中在了文化上:
如何借助年会国际平台,
将中华文化、潮汕文化传播海外!

 


  应邀出席会议的广东省政协委员、中新社广东分社社长张见悦专题向大家介绍了潮汕祠堂文化的重要价值和保护方向,并呼吁国际潮团总会发挥独特作用,积极参与祠堂文化的保育和弘扬。这一动议立即得到与会侨领的热烈回应。

 


  陈幼南常务理事表示,潮汕祠堂文化是全球潮人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具有非常高的文化价值,国际潮团年会应该发挥作用,将这份传统文化更好地传播向全世界。

  张成雄秘书长表示,祠堂文化是优秀的传统文化、潮汕文化,年会本来就有潮学文化论坛的安排,二十届年会应该把祠堂文化作为一个主题来研究推广,秘书处将尽快安排对接工作。

 


  来自著名古村落、祠堂名乡普宁泥沟的张乙坤主席反应更加积极:我这次从新西兰赶回来就是为了参加重阳节的祭祖,可以说祠堂文化从小就教育了我,影响了我的价值观,这种对祖宗的崇拜,西方朋友都会接受和佩服,上次我把新西兰议会的副议长也带回乡里,他很尊重我们这份对祖宗的孝心,跟我一块烧香磕头。

张乙坤表示——

中新社成立祠堂工作室推广祠堂文化,国际潮团应该全力支持,新西兰年会应该把祠堂作为一个重要主题,向全世界弘扬我们的祠堂文化,树立潮汕人、华人的文明形象、文化品位!长远来说,国际潮团应该携手中新社,推动并支持中国政府部门,尽快将“潮汕祠堂文化”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国际潮团将携手中新社祠堂工作室,
一起努力,向全世界推介祠堂文化!

 

 

点击查看原图

 

附:潮汕祠堂文化

  祠堂是汉族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潮汕人历来重视祠堂的建筑,这是一种“怀抱祖德”,“慎终追远”,也是后代人“饮水思源”,“报本返始”的一种孝思表现。

  潮汕人建造祠堂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唐宋时期,明《永乐大典卷五千三百四十三祠庙》记载:“州(潮州)之有祠堂,自昌黎韩公始也。公刺潮凡八月,就有袁州之除,德泽在人,久而不磨,于是邦人祠之。”“宋咸平二年,陈文惠公潮,立公祠于州治之后。”不过那时候的祠堂是为了颂念韩愈莅潮时的政绩,而建祠以祭之。宋元以后,潮汕一些有一定官衔品位的贵族也设立祠堂,追祀先祖宗,于是潮汕便出现了“望族营造屋庐,必建立家庙”(清乾隆《潮州府志》)。而庶民法令是不允许建造祠堂的。至明中叶以后,朝廷才准许平民修建祠堂,汉族民间建祠之风便兴盛起来,出现“聚族而居,族必有祠”。

  另外,做过皇帝或者封侯过的姓氏才可称“家庙”,其余称“宗祠”如潮州的“韩文公祠”。

 

 


  祠堂有多种用途,主要用于祭祀祖先,此外作为各房子孙办理婚、丧、寿、喜等的场所。值得注意的是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常在祠堂进行。

  潮汕农村也多以宗祠为中心构筑,三座祠堂祠堂并列称“三壁连”,五座祠堂并列称“五壁连”。祠堂背后就有一座座“四点金”、“下山虎”民居,前低后高,排列整齐,街巷笔直,屋脊高昂,颇有气势。

 

 


  潮汕乡土民居建筑中的宗族祠堂有“祠堂十八样”的说法,其实它最基本的也就是两种形式:一种为二落式(二厅一天井),另一种为三落式(三厅二天井),其中以三落式最为典型。多数建筑通过这两种基本形式来变化,有的以横向发展,增加两边的从厝和花巷,在花巷做过墙亭处理,形成“四厅相向”的格局。有的纵向发展,在天井增加拜亭。二落式一般在大厅前、天井中间增加拜亭这种形式最为普通。三落式有的在中厅前、有的在后厅前;有的中厅、后厅都有拜亭,如桥南的“大夫照公祠”八角拜亭和西淇的“陈氏宗祠”拜亭。

 

 


  祠堂外观讲究面前开阔,一般都有一外埕,有的还挖池塘,种植榕树等乔木。根据潮汕气候的特点,厝座一般是坐北朝南。以三落式祠堂为例,“落”即“进”,首进为凹斗门楼和前厅,前厅有道进屏门,左右各一房间,称“前库房”,供放物和住人使用。一进与二进间有天井及左右两边通廊。过了天井便是二进,二进作为中厅,前后各有一组格扇门,可开可闭也可拆,中厅一般作为接待客人和宗族议事的地方。而进与三进中间同样也有天井和通廊,过了二进后面的天井,就是三进。三进大厅去祠堂最为重要的地方,正中悬挂着堂匾,安置有神龛、香案及供奉列祖列宗的牌位。逢年过节或祖宗忌辰,儿孙就要开神龛门祭拜。每逢子孙要外出,如“过番”出外创业,也要开展祭拜,向列祖列宗“告别”。子孙做了伤风败俗之事要家法处置,也要开龛焚香让他在列祖列宗面前认罪。祠堂作为族人聚会、议事、协调族人矛盾等的场所,表现出了具有潮汕特色的祠堂文化。

 


  潮汕民居建筑十分重视装饰,“雕梁画栋,池台竹树,必极工巧”,素有“京都帝王府,潮汕百姓家”之说,虽然有夸张但实情如此。特别是一些有钱有势的富家望族,竞相豪奢,争夸壮丽,不惜破费。清乾隆年间所修的《潮州府志》就有记载:“望族营造屋庐,必建立家庙,尤为壮丽。其村坊市集,多属茅舍竹篱,而城郭中强半皆高门闬宏厚墙垣者”装饰的重点是门楼,屋面和厅堂;有围墙照壁的,照壁也在装饰之列。装饰物多用石雕、木雕、泥塑、彩画、油漆等工艺,综合施用。屋脊多用碎瓷镶嵌成龙凤、花卉、人物故事图案,山墙垂带和檐下墙面沿周,或用泥塑花卉,或彩绘图案,形成一条五彩缤纷的艺术长廊。神龛和斗拱装饰,贴金嵌银,光彩夺目,用以“夸耀乡里”。一般人家从粗从简,但神龛之金木雕,斗拱之龙头鳌尾,雕刻花篮图案,则繁简皆备。

 

 


  事实上,潮汕祠堂,遍布粤东五市,总体数量以万计,大多建造考究,历史悠久,但仅有极少部分列入文物保护范围,在大规模的整修重修过程中,由于缺乏文保意识和知识,许多珍贵文物受损甚至被毁,大量数百年历史的古祠被粗暴推到重建,后果不可挽救。潮汕祠堂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亟待研究、挖掘、保护。

  时下,广东省政协委员、中新社广东分社社长张见悦专题向大家介绍了潮汕祠堂文化的重要价值和保护方向,并呼吁国际潮团总会发挥独特作用,积极参与祠堂文化的保育和弘扬。建议将潮汕祠堂打造成广东文化品牌,我们何不趁此东风,修缮祠堂,弘扬传统美德,彰显新时代祠堂魅力?

  张见悦建议,扶持或组建专门的民间社会机构,针对潮汕祠堂展开全面的调查登记和研究,对潮汕祠堂长远保护和引导形成总体规划;加大文物保护力度,努力推动祠堂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录,并大胆探索将潮汕祠堂文化体系,整体申报“世界遗产名录”的可能性。

 


(来源:中新社广东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