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亲行》九岁了
2014-05-06             【民生论坛】【新闻视频】
 

《香港探亲行》编者按

2014年,潮州电视台《民生直播室》栏目推出春节特别节目《香港探亲行》。

作为潮州电视台的品牌节目,自2007年以来,《探亲行》已走过泰国、马来西亚、柬埔寨、印尼、法国等多个国家,探访当地的潮籍乡亲。

今年《探亲行》节目再度出发,走进“东方之珠”香港。节目组深入香港各地,走访100年前潮人先辈始登港岛的三角码头、创业起家的南北行;拜访高永文、詹培忠、陈伟南、许学之、蔡澜等香港潮籍政、商、文化界的名流;走马香港市井,探寻潮人的香港生活。通过深入的采访,揭示香港潮人不为人知的历史,反映香港潮人的历史、文化、民俗、生活现状,反映香港潮人艰苦创业、刻苦拼搏的精神,反映新潮人求学、创业在香港的情况,以及香港潮人对潮人文化的坚守、对潮州美食的弘扬,对家乡的感情和对国家及香港的贡献。同时也以潮人的视角报道香港春节民俗节庆活动以及香港本土风情。节目形式上也有所创新,部分节目以双主持人的形式呈现,使节目形式更灵活。

《香港探亲行》春节特别节目自127日推出,至220日结束,共播出系列报道25则。 

《探亲行》 九岁了

电视传媒中心  谢天一

2006年《曼谷探亲行》开始,不知不觉,《探亲行》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2014年的春节《探亲行》特别节目走进了“东方之珠”香港。和历年的《探亲行》相比,香港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心理上,应该都是离我们最近的。怎样在这样一座大部分人都比较熟悉的城市,找到新鲜感,同时尽量地突破已经形成定式的《探亲行》报道模式,着实让摄制组十分为难。

为难的还不止这些。首先是前期准备的时间稍显紧张。因为种种原因,等到19日首个采访组前往香港的时候,对于具体的拍摄事项还未能得到香港方面的确认。而此时离春节,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次是更甚于出国的往来手续。因为办的是旅游签注,一年两次的签注,也即是只能用往返两次,而一次逗留顶多一个星期。这也使得人员的安排变得十分麻烦。还有就是落地的接洽。香港本身就是一个快节奏的城市,而赶上春节这个点,不少香港人都会回内地或者出国。所以联系采访,甚至找个人咨询点事都十分困难。

不过,也正因为有别于以往《探亲行》相对周密的提前安排,这次的报道更接近于一次自主的采访。首先是广撒网式的题材收集,从台领导到中心领导到一线的记者,从本地的侨务局到香港当地的乡会组织、中联办、甚至私人的网络,只有有点挨得上,就通通不放过。然后是顺藤摸瓜式地延展。比如记者在采访许愿树的时候,恰巧碰上了当地的一位议员,然后又联络上了黄大仙祠头炷香的一位潮籍的香客。采访文化人许百坚的时候发现了一位潮籍的“茶人”,然后又发现隔壁的深井烧鹅竟然也是潮州人开的。诸如此类,也获得了许多意料之外的题材,使内容丰富起来。而至于春节期间的题材,比如花车巡游、烟花、赛马等等,则都是直接从官方的网站上搜寻,知道个地点时间,然后就毅然地前往拍摄。扑空了就现场转换角度,完完全全地发挥了一把民生记者擅长“突发”报道的特长。

如此讲下来,好像此次的《香港探亲行》的策划显得凌乱而随意,甚至有凑数的嫌疑。事实不然,虽然许多题材得来不易,但在选择上我们还是有所取舍。而取舍的原则,就是相关的题材是否与香港潮人有关,又是否能够反映香港潮人群体的特点。

香港潮人的特点是什么?在采访中我们发现,在整个世界的潮人版图上,香港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而成为了潮州本土和海外之间一座重要的桥梁。潮人近代外迁的历史,潮州本土与海外在经济文化上的交流,不少都是经由香港达成。因此,除去少部分的节庆活动之外,整个系列报道,我们一直沿着这样的脉络书写。

从香港潮人最初借由南货北上、北货南下的“南北行”国际贸易起步的历史的回顾,到困难时期,大批潮人逃至香港再迁徙各地、大量物资经由香港救济家乡的历史的梳理,数百年间,香港潮人迎来送往,打响了潮菜的名号,以商业的成就闻名世界,发起了国际潮学的研讨,又成为联络国际潮籍高端人才的中心。在潮人的历史上,香港既像是一个驿站,又像是一个桥头堡。时至今日,香港依然因其开放、包容、自由、高效的城市魅力而吸引着诸多新潮人前往求学、创业。以上种种,都成为我们此次节目关注的内容。

不过,不管是承载历史还是折射精神,最终都还是要回到讲述当下的人的故事。二十五期的《香港探亲行》,总计采访了不下60个具体的对象。其中既有富商巨贾,如陈伟南、许学之;也有位居要职的官员,如高永文、詹培忠等;还有在文化上颇有影响的名流,如蔡澜、马楚坚等,但更多的是普普通通的香港潮人。把父亲的“绰号”变成店名的“贵屿仔”饼家、向不同祖籍的香港人教授潮语的媒体人、守着价值千万的店铺却依然全年无休的潮菜餐馆老板、卖着最贵的奶茶却把凤凰单丛煮出唐宋古味的士多老板、把日本料理开成一条街的潮州商人、夫妻一道到香港闯世界的新潮人……这些普普通通的潮人构成的群像,他们的勤奋、坚持、创新、冒险……恰恰是我们短暂停留中,对香港潮人的印象。

不过,因为匆忙,不管是对整个香港潮人群体的描绘,还是对个体故事的讲述,许多历史来不及深挖,许多故事来不及讲细致,许多本来深刻如雕刻的人物最终成了平面的素描。种种遗憾也留给了我们许多思考。

所以我想,在经营了八年之后,《探亲行》该如何走下去,确实需要我们更多的思考。比如,是否延续此前这种相对粗放的“野战军”模式?除了一贯地依赖乡会的帮助,有无其他途径,可以拓宽我们和更大范围的特别是低层乡亲的接触?除了海外,《探亲行》能否将视角延伸到国内的其他城市?从播出的平台、体量、形式上,是否还有改变的空间?

这次的香港行,有两个细节给我们留下了颇深的印象。一个是刚到香港时,一位同乡和我们说起香港的记者,他说:这里的记者地位很低,不像国内。另一个细节,是到黄大仙祠采访头炷香的时候,虽然没有事先联系,结果却很意外地得到了接待,还安排了位置供我们拍摄。所以,凡事总有两面。已经走过了第八年的《探亲行》,虽然新鲜度降低、题材手法同质、可选地区缩减,使其仿佛走入瓶颈,但或许也正是一个契机,让我们重新去审视和改进,

而该如何创新,还需要大家共同来出谋献策。

(责任编辑  刘惠珊)

 (摘自《潮州广播电视》总第20期)


相关文章:
 

相关附件:

看 电视
电视栏目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天天好生活 
青青园中葵 
食为天 
最新视频 明星面对面 潮语微剧 饶宗颐 湘子桥 双城记 探亲行 牌坊街的故事 视听潮州 民生公益 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