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栏目 广播栏目 广告价格 | 民生论坛 拍客社区 | 双城记
电视专题 主持风采 有线电视 | 博客空间 播客社区 | 探亲行
 
潮州新闻
民生直播室
晚间直播室
乘龙怪婿(潮语)第120集
乘龙怪婿(潮语)第119集
乘龙怪婿(潮语)第118集
乘龙怪婿(潮语)第117集
古巷象埔寨
浮洋大庵(3)刻在墙上的...
浮洋大庵(2)块芋换条路
浮洋大庵(1)庵后老爷尚...
2011年7月22日世情世理
2011年7月21日世情世理
2011年7月20日世情世理
2011年7月19日世情世理
德州羊肉丸
潮式卤羊肉
什锦羊肉煲 羊肉串 养生羊鞭...
碧绿烩羊蹄
 
 
 
首页->广电动态

冰 城 拾 零——第十八届哈尔滨国际冰雪节采访杂记
         2002-01-20 16:27:45         进入民生论坛 [返回首页]
 

本报特约记者 茵苹

    还不到下午四点,天已经是灰黄的了。地却出奇的白,一直白到灰黄的尽头。光秃秃的树丫一棵两棵,一排两排,挺立在白色大地的角落边,即使是几百棵树捧在一块,围在一起也显得孤单和寂寞。

    车行驶在机场通往哈尔滨的高速公路上,望着车窗外这些陌生的景象,不免对这次北国之行产生忧虑。出发之前,父母和妻子一再嘱咐多带些衣服;上初中的女儿陪我上商场,帮我挑防冻霜;单位领导召集我们摄制组,讨论采拍计划。这一切都是因为潮州人对哈尔滨太陌生的缘故。本来还兴致勃勃,这么一折腾,心里空洞洞的。天,在路上彻底地黑了下来。我们住进闷热得叫人发疯的酒店。

夜游中央大街

    下榻的酒店是市委市政府的老接待基地。当年建楼,可能是过份强调保暖,天花板压得很低很低。窗户是双层的,所有的窗扇缝无一例外地贴上胶布,住进酒店不到一个小时就想出去透透气。

    热心的的士司机把我们带到附近的中央大街,那是一条步行商业街。走下的士,迎面扑来的是混杂着喧闹声的刺骨的寒风。不一会儿,耳朵渐渐发疼,很疼。这可是零下十几度的哈尔滨啊。忍着疼痛,还逛街市。真没想到在冰天雪地的北国竟还有如此辉煌的灯火,如此繁华的夜晚街市。五颜六色的灯火照耀着厚厚重重的巴洛克式大楼,厚厚实实的石板路上,是衣着隆重的哈尔滨人。听说哈尔滨女人最舍得花钱穿戴,这话一点不假。只要你听到自信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准有身穿裘皮大衣的女人与你擦肩而过。这裘皮大衣呀,过去可是富奶奶阔太太的专利。现在的市价,每件都在万元以上,高贵的达到五、六万,七、八万。长长的貂皮从肩膀一直流泻到脚跟,衣裾的貂绒在高帮皮靴间轻轻地摇曳;高高竖起衣领的貂绒里,藏着一张张白里透红的脸。在裘皮大衣的映衬下,脸发着光亮。这些情景让人想起电影中法国巴黎的街头,想起俄国彼得堡的街头。这大概就是哈尔滨东方小巴黎称谓的来由吧。

    说到东方小巴黎,就得说一说历史了。哈尔滨是我国最北边省份黑龙江的省会。城市的形成只有100多年的历史。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中东铁路通车之后,三十多个国家的几万侨民涌进哈尔滨,几乎包括欧洲的所有国家都在这里设立领事馆,开办了数以千计的工商、金融企业。其中沙俄和日本为掠夺我国东北资源,在这片土地上进行了长期的较量。哈尔滨留下的大量欧式建筑物便是历史的见证。而中央大街就是哈尔滨的缩影,中央大街始建于1898年。1924年由苏联设计师设计,大街铺上了石板。历史上中央大街就是一条充满洋楼、洋货、洋人的洋街。如今它是哈尔滨人的购物天堂。

    堂皇的商铺,琳琅的货物,还有那垒砌如塔的俄罗斯红肠,大若枕头的俄式面包大列巴,扑鼻而来的韩国烤肉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冰城人使我忘却了寒冷。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吃杀猪菜

    拍风土人情电视节目非拍食文化不可。在哈尔滨同行的引导下,我们走进一家名叫"大丰收杀猪菜"的风味菜馆。推开贴着东北剪纸窗花的门,忽然间被一个响亮的喊声给镇住了,来亲戚……了,叫喊的是一位身着大红棉袄的年轻小伙,手做着请进的姿势。望着陌生的面孔,心里纳闷:哪来的这门子亲戚?带路的人告诉我,东北人待亲戚最热情,这个茶馆按照东北农村的习俗经营,他们把每位顾客当成自己亲戚来接待。果真如此,人还没坐定,旮旯角蹦出一位女孩,大花的棉袄,大花的手巾头上盖,大辫子结着一个红绸带。女孩笑咧着嘴巴,请客人点菜。话题从奇怪的店名"杀猪菜"说起。以前东北农村自家喂的猪自家吃。吃的自然就是猪的所有部位,杀猪菜指的是吃全猪。也有一道家常菜名叫杀猪菜,那是猪的杂烩加上大白菜渍的酸菜,别有滋味。虽然是一般的菜肴,但人见人爱。

    哈尔滨的同行为我们点了一桌菜,都姓猪:靠心肉、酱猪心、熏肥肠、溜腰子、药血肠,肉碎土豆泥,猪肉酸菜饺子……还有温好的六十度玉米烧。我们品尝起风味独特的杀猪菜。几杯玉米烧下肚,心里来了感慨,我们潮州菜名扬天下,最大特色就是海鲜菜,号称天下第一。如果要做猪的文章,东北人说第二可没人敢做第一啊!

    环顾场子四周,热闹的食客中白、黄、棕、黑肤色的都有,他们正兴致勃勃地和我们一起啃着同一头猪。

    在哈尔滨吃猪,还有更过瘾的地方,那是王记酱骨菜馆。菜馆最出名的是酱棒骨和酱骨架。听说炖骨的酱是百年秘方。出于职业习惯,我们向经理提出拍酱骨制作过程,立刻遭到拒绝,这可是他们的看家宝。非但如此,经理还贴身跟着我们,严格控制我们的拍摄。我们被弄得象做贼似的。不过王记的酱骨头确实好吃,味道有点象我们的卤味。肉是炖烂了,但肉质还挺鲜嫩,还真有秘诀。最有趣的是吃棒骨,也就是我们潮州人用来熬汤的"脚筒骨"。吃骨头必须用手抓,菜馆还特意发给每人一根吸管,那是吸棒骨髓用的。吃骨先吸髓。哈尔滨的同行为我们做示范。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骨髓之后告诉我们,这骨髓香在双眉之间。是吗?我也跟着大吸一口,忽然感到印堂穴发酸,眼泪在眼圈打转,嘴里的那一点点骨髓几乎在同一时间化开,浓郁的香味在口腔里奔突、升华。有些飘飘然。这样的感受还真是头一遭,吃潮菜绝对没有的,这也许就是哈尔滨同行所说的"香在双眉间"的感受吧。

    啃骨头是比较费劲的,肚子填到差不多,已经有些累。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这菜馆,才领教这骨头的魔力。两百来平方米的餐厅,全都是啃骨头的人。手握着棒骨骨架,张大嘴巴,彻底暴露出整齐的不整齐的门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大家或面对面、或背靠背,一心一意地啃着、吸着。谁也不在意自己的美姿,谁也不留意别人的丑态;女人决不吝啬自己的口红;男人把女人的眼神搁在一边。在这里,最洒脱斯文的要算那些把骨头高高托在手掌上的服务员。

在二龙山玩冰雪

    到冰城就得拍玩冰雪。拍摄冰雪体育运动,拍一个个娇健的身影,燕子一般地飞过,听冰河雪地里铃一般的欢笑声,倦缩在羽绒大衣里的身体痒痒地。

到二龙山旅游滑雪基地拍摄的那一天,再也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因为拍摄的需要,我们请了一位滑雪教练名叫王娟。王娟是个一米六七的女孩,看上去足足比我小二十几岁,长得象个田径运动员。别看她年纪小,在她面前我可象个刚入学的小学一年级学生。我在小王的指导下做完准备运动,小王一边帮我套上滑雪板一边鼓励我说"别怕,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呢……等一会下山的时候,不要急,慢慢来,听我的口令。"在小王的鼓励声中我勇敢地搭上了自助索道上山。我不敢爬到山顶,在一个小坡上停了下来。松开自助索道的拉手,我变成一个"不站翁"。绑在滑雪板上的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爬起来,倒了下去,再爬起来,又倒了下去……小王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我这尊"不站翁"站了起来。可是我的心还躺在雪地上。刚刚要打退堂鼓,耳边响起严厉坚定的声音:"站好!移后板,对,移前板。好,转身!小腿往前压!重心前移,再往前!后脚两边蹬。对,就这样,后八字,好了,跟我走!……好,慢慢来……”跟着口令,我终于能在雪地里移动了!尽管我滑雪的动作僵硬得象一头笨熊,但毕竟站在飞燕的队列中。站在这个位置,和扛摄像机时的想法绝然不同。那时总想象和他们一样飞奔在皑皑雪原里,做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现在,可不敢做小鸟,只有对飞翔在身边的小鸟深感佩服和羡慕。也庆幸自己能站起来。

    带着滑雪时的好心情,我们来到二龙湖。我不知道二龙湖有多大,只看到没有边际的平坦冰面。湖边有向游客出租马匹的。我骑过几回马,颇有些心得,于是便走进了马群。本想挑一匹高头大马,厚道的东北人向我推荐一匹并不好看的蒙古马。这高头大马是俄罗斯马种,中看不中用,跑得慢,没有耐力。而蒙古马虽然不那么高大,却耐寒耐劳,还特别听话。于是我骑上了蒙古马驰骋在二龙湖上。

    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淡蓝的天很高很深。天边,挂着几片嵌金般的霞片,薄薄地,闪烁着。地还是一个劲地白,冰面上跳跃着马撬和狗撬,黄的狗、枣红的马、蓝色的车盖、大花棉袄的人;天,盘旋着红黄相间的热气球。我,骑在马背上,感觉象个东北人。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联系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潮州广播电视台 备案编号:粤ICP备05011406 推荐分辩率:1024*768
投诉电话:(768)2180207 投诉邮箱:gdczbtv@sina.com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